李大钊与上海的不解之缘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李大钊和他同时代的那批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在苦苦探求再造中华的新途径时,西方传来了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消息。十月革命喊出的“颠覆世界的资本主义”、“颠覆世界的帝国主义”的呼声振聋发聩,使得正处惆怅之中的李大钊为之振奋。他从苏俄革命的成功范例中看到了中华民族争取独立、实现富强的曙光,“好比在沉沉深夜中得一个小小的明星,照见新人生的路。”他连续发表文章,热情讴歌十月革命及其意义,并大胆预言:“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李大钊由此从一个激进的民主主义者转变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成为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的第一人。1920年,他在北京创建共产主义小组,与在上海的陈独秀遥相呼应,积极推动建立全国范围的共产党组织。“南陈北李,相约建党”,被传为中国革命史上的一段佳话。

结识孙中山 努力促成国共合作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李大钊代表中共中央指导党在北方的工作。1922年夏到1924年初,他四度南下上海,为促成第一次国共合作做出巨大贡献。这其中,李大钊第四次来沪时,与孙中山的数次会面无疑是最为重要的。

1922年8月上旬,李大钊离京去往杭州。他此行的目的是参加中共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的特别会议(即西湖会议)。在转赴杭州之前,李大钊专程来到环龙路老渔阳里(今南昌路100弄)2号,同陈独秀讨论了关于与国民党合作建立民主联合战线的方式方法问题。

是年8月底9月初的某一天,一位戴眼镜的先生叩响了莫利爱路29号(今香山路7号)孙中山寓所的大门。守门人问明来者身份后,进屋回禀孙中山。闻听是李大钊一行来访,中山先生喜出望外,赶紧命人将贵客请至书房茗谈。原来,西湖会议作出了中共少数负责人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同时劝说全体党员加入国民党的决议,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在同国民党的合作形式上发生重大转变,即由“党外联合”转变为“党内合作”。西湖会议闭幕后,李大钊受中共中央的委托,折回申城。他在林伯渠的陪同下,多次拜访孙中山。

行文至此,还须对李大钊首次拜会孙中山的日期作一说明。诸多资料对此的叙述可谓众说纷纭,既有称8月底的,也有称9月的,更有精确地指出是8月23日,让人莫衷一是。但西湖会议是8月30日结束的,李大钊会后才由杭返沪。整个8月份满打满算也仅剩下不足48小时,可供他用来与孙中山会谈的时间似乎并不充裕。或许从《申报》里可以找寻到一些蛛丝马迹。9月2日的《申报》报道了1日午后上海各路商界总联合会代表到莫利爱路谒见孙中山一事。这是一篇极其寻常的新闻稿,但它结尾的那句话倒是令人浮想联翩,其谓:“叙谈约三刻,因有他客过访,遂与辞而出。”难道此处的“他客”莫非就是李大钊?这仅仅是一种推论,笔者尚不敢妄下断言。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热门排行TOP RANKING
95919000:2017-12-14 06:4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