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一加CEO刘作虎:“硬件不赚钱”是扯淡

一加和国内其他手机厂商有些不同。

这家公司不久前发布了自己基于Android的定制ROM——氢OS,沿用了AndroidL里的设计语言MaterialDesign,这在国内手机厂商的定制ROM中比较少见;和小米同为主走电商渠道的新兴手机品牌,成立时间更短,但国际化速度却更快,根据一加今年4月公开的数据,其首款旗舰销量已接近150万台,其中海外销量超过60%;在定价方面,从来不说“硬件不赚钱”。

虎嗅不久前采访了一加CEO刘作虎,聊了聊一加的这些不同之处,地点就在靠近798的北京东隅酒店。刘作虎喜欢包豪斯的设计风格,每次来北京都住在这里,他在知乎上的个人简介是“一加手机(OnePlus)首席产品经理”,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时不时就随手拿起自己的一加手机和iPhone6备用机演示一些细节。

氧OS

一加在今年4月先发布了面向海外用户的氧OS(OxygenOS),目前为海外用户另外开发ROM的厂商并不多见,此前一加在海外预装的是CM(即CyanogenMod,著名第三方ROM)。

oxygenos.jpg

(左边是Nexus5上的原生AndroidL,右边是氧OS)

和CM一样,氧OS很接近原生Android。这是为了照顾海外用户的偏好,刘作虎介绍,“至少我们现在海外的这批用户,很喜欢原生”,现在重新设计、开发一款和原生差别很大的ROM,风险很大。在刘作虎看来,“国内只有非常非常极客的人才喜欢原生的安卓”,他说一加在国内很早就公布了和CM合作的消息,但刷CM的人很少。

刘作虎还举了抽屉(AppDrawer)的例子说明国内外用户的不同喜好,“国内很多人不喜欢抽屉”,“在欧美如果你把抽屉去掉,安卓用户很难接受”。

氢OS和MaterialDesign

1、去掉dock栏,增加氢视窗

qingos.jpg

(从左至右依次为:原生AndroidL、氢OS内测版、iOS8)

相对于氧OS和CM,氢OS对原生Android的修改要大得多,比如去掉了屏幕底部的dock栏,这一改动堪称激进,iOS和各种AndroidROM至今仍保留着这个经典设计。在取消dcok栏后,刘作虎自己用了一段时间,觉得“没有任何问题”。

另一个大的修改则是“氢视窗”,即在首屏上方分出33%的屏幕空间来放置壁纸,刘作虎在氢OS发布会上称之为“氢OS中最天才的设计”,这也是他在接受采访时演示最多的功能,他说“氢视窗”能让壁纸不被图标遮盖,以后还可能实现播放视频、卡片式消息滚动。

这两个改动,让氢OS桌面与其他AndroidROM及iOS全然不同。刘作虎在6月2日发过一条全文为“氢OS美不美”的微博,评论毁誉不一。

2、保留AndroidL基于MaterialDesign的一些交互细节

和MIUI等国内其他手机厂商的ROM相比,氢OS又保留了原生AndroidL基于MaterialDesign设计的一些交互细节。

刘作虎说自己在开发ROM之前就一直在思考,怎么用滑动的方式去解决大屏手机的操作问题,他还提到在iOS里,返回上一层的“返回”键一直在左上方,而iOS7引入了左侧边缘向内滑动的返回手势。他在AndroidL和MaterialDesign发布之后非常兴奋,因为其中量子纸(quantumpaper)的概念和层级的架构很适合滑动操作,他举了通讯录里联系人页面这个例子,并演示了氢OS和iOS在这一页面的区别。

联系人截图.jpg

(从左至右依次为iOS8、基于AndroidL的MIUI6、氧OS、氢OS)

这里再现一下这一对比,并加入MIUI6为对比选项:在iOS8.3中,点击通讯录中某一联系人,该联系人页面会从右滑出,并占满整个屏幕,号码位于上方,如果是iPhone6Plus,大拇指点击可能不方便,左侧边缘向右滑动能返回通讯录页面;在MIUI6中(小米Note顶配版适配的MIUI6开发版已经升级到AndroidL了),联系人页面会像iOS8中一样从右滑出占满整个屏幕,号码位于中下方,大拇指点击方便,但无法通过滑动返回通讯录页面。

在原生AndroidL中(这里用OxygenOS示范),点击通讯录中某一联系人,该联系人页面会从下方滑出,号码位于中下方,大拇指点击方便,被盖住的通讯录页面陷入阴影,而向下滑动则是滑走联系人页面这一层,回到通讯录页面,这是MaterialDesign中“底部工作表”(即Bottomsheets)和Z轴层级的典型运用;在氢OS(基于Android5.0.2的内测版)中,这一交互设计被保留。

在刘作虎看来,AndroidL已经比之前的版本优秀太多,如果一个厂商在AndroidL发布后才开始开发自己的ROM,沿用其交互逻辑是最好的一条路,“在这个时候,你要在AndroidL基础上改成iOS那种交互逻辑,工作量非常大”。

但氢OS也没有完全照搬AndroidL,刘作虎在接受采访时好几次提到氢OS团队花好几个月时间去重构色彩体系,“AndroidL的颜色也OK,但和我们想要的感觉不一样”,后来氢OS团队从柯布西耶的色卡中取得灵感,选择了有一定灰度的色彩方案,刘作虎还专门发了一条图文微博讲解。

氢OS里的很多细节最后都是刘作虎拍板决定,比如取消电源按键的重启选项,所有工程师都反对,但他还是坚持如此,因为觉得下拉关机界面“太优雅”,而且氢OS团队还不停调节下拉关机界面的速度和节奏,让用户在关机时心情舒缓;再比如短信和来电铃声,刘作虎从电影《她》(即《her》)里得到灵感,希望铃声具有未来人工智能的温暖感,氢OS团队也花了很长时间去实现。

刘作虎还举了iOS里切换输入法的小地球图标为例,讲自己对交互的理解:如果用户有三、四个输入法,就要不停点击地球图标,这样的设计看上去很傻,但用户不用动脑筋,不停点,总能轮到自己想要的;也可以把每个输入法选项单独做成按钮都列出来,用户一按就切换过去,这样看似聪明,但用户那一瞬间其实还是有一个辨认、记忆的过程,体验可能反而不如不停点小地球,“最好不要让用户思考或选择”。

3、弱化了Z轴和阴影

阴影效果.jpg

(从左到右依次为:氧OS设置页面、氢OS设置页面、氧OS中自带GoogleCalendar、氢OS中日历)

但在很多地方,氢OS又弱化了AndroidL里的Z轴和阴影,对比氧OS和氢OS的设置页面、氧OS中自带的GoogleCalendar和氢OS中的日历,就能发现这一点。

Z轴和阴影是MaterialDesign里构建3D环境的关键概念,MaterialDesign的官方文档对层级和阴影(Elevationandshadows)有非常详尽的说明,包括左侧滑出抽屉菜单(Navdrawer)、对话框(Dialog)、底部工作表(Bottomsheets)等等UI组成部分在Z轴上的高度、阴影深浅。这样的弱化处理在知乎上也引发了一些争论和吐槽,氢OS整体设计负责人大C解释说:“阴影在亲儿子(指Google的Nexus系列手机)里面表现很精致,但在一加的手机上表现很笨重,因为都是1080的分辨率,但屏幕尺寸不一样(Nexus5是4.95英寸,一加是5.5英寸),所以做了一些弱化”。

综合来看,氢OS是一个非常大胆的产品,取消dock栏、添加“氢视窗”的设计,已经在挑战iOS和Android用户多年来的使用习惯;保留AndroidL里基于MaterialDesign的交互细节,构建自己的色彩体系,肯定会吸引一部分Android爱好者,但弱化Z轴和阴影,可能又会激怒一部分Android爱好者。

国际化

相对于小米先占据国内市场再走向海外的做法,一加在成立初期就立志国际化,现在已经有19个国家和地区的员工。

专利问题

知乎上曾经有人问:“一加手机走出国门不怕专利拦路虎吗?”,刘作虎用自己的实名帐号回复:“世界永远是动态平衡的。车到山前必有路”,在接受采访时他的回答更详细,他觉得国产手机在海外都会遇到专利这道槛,“爱立信和诺基亚肯定会找你,我们就谈嘛,谈的过程都要好几年,但如果你不理他们,他们可能就会告你”,“我把所有东西给你,摊开去谈,如果要得太多,我们公司支付不起关门了,你也收不到,对你也没好处”,“其实这个事情,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大的问题”。

刘作虎透露一加尚未支付过专利费用,“现在我们才成立一年多,那些大的专利一般都谈几年”,“但以后该支付的专利就应该付费,必须要尊重专利”。

一加在海外的销量超过国内,与其市场策略有关。刘作虎也讲了自己对中国、欧美、印度这几个主要市场的看法。

中国市场

刘作虎形容中国市场上的竞争是“持久战”,说这里是一加未来非常大的市场,但初创的这几年一步一步来,“不用那么快”。

欧美市场

欧美则是一加在初创这几年很重要的市场,这里是科技制高点,在欧美得到认可后,再去覆盖印度或其他东南亚国家就很容易。这个策略目前看来有效,据刘作虎透露,一加去年12月才进入印度,但去之前就发现差不多有六七千个印度用户,“都是从美国买了之后拿到印度去”,“我们觉得很诧异”。

国际影响力带来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容易吸引人才加盟,刘作虎说在海外和台湾地区有很多开发者愿意加入一加。氧OS团队中很多开发者来自PA(著名的第三方ROM,ParanoidAndroid),不用收购,直接就入职加入一加,这些来自意大利、美国、印度的开发者目前就在深圳上班。

刘作虎说一加在欧美会继续采用电商模式,“去影响到这批在互联网上最活跃的人”,制造影响力。美国手机市场以运营商渠道为主,占比达到约95%,但刘作虎觉得“未来可能会有一些改变”,他提到T—Mobile已经在2013年取消了对手机的补贴,还提到《华尔街日报》在2014年年底的一篇文章《2015年这十二大科技趋势将影响你我》(原文标题《TheTechThatWillChangeYourLifein2015》,这里参考了腾讯科技的译文),其中第九条“值得买的低价智能手机”讲到了一加、小米、华为:

随着中国出产功能强大的低价智能手机大幅扩张,意味着今年我们终于可以勇敢站出来抵制运营商。我们不必交付200美元的预付款,并缴纳长达2年的高额月服务和数据费用,你可以从OnePlus、Xiaomi以及Huawei购买未绑定运营商的Android手机,甚至可以购买联想旗下摩托罗拉没有合约的手机。这可能对三星和HTC造成麻烦,迫使它们降低价格。

准备:当你的合约到期后,打破运营商网站或商店的补贴惯例。购买一款新的、超实惠的未绑定运营商的手机,看看运营商会收你多少话费和数据费。

TheVerge在2014年5月对一加手机和OPPOFind7a的报道里,也提到了运营商取消补贴对高性价比手机的利好:越来越多的运营商激励消费者全价购买裸机,而非带补贴的合约机,对一些想省钱但又不愿意牺牲体验的消费者而言,一加和OPPO会吸引他们。recode在今年2月一篇讲低价手机的报道里(“低价”是相对苹果和三星而言)也说,运营商们已经推出了新套餐,减少消费者对补贴的依赖,这让低价手机更具吸引力,其中也提到了小米和一加。

印度

印度是中国手机厂商在海外的必争之地,据一加此前公布的数据,印度已经超越美国和德国成为了一加最大的海外市场,一加在进入印度的第一个月就卖出了近7万部。除了印度,一加并未在其他国家建立分公司,刘作虎说“必须要把这个先机占住,因为我们在高端市场的占有率比其他国产品牌高很多”。据他介绍,在印度,价格2000元以上的手机市场很小,“一个月才四十多万台”。

根据通信产业网报道,印度手机销售的大头是公开渠道,占70%以上,电商渠道只占整体10%的销量。一加此前以和电商平台印度亚马逊合作的形式进入印度,刘作虎说:“我现在还在看一些数据,感觉印度的电商发展比中国还快”。

“硬件不赚钱”是扯淡

刘作虎透露一加2可能会有涨价的动作,“成本就在那,赚合理的钱,只要你加的成本对用户有价值,最后该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他还透露有可能会在旗舰之下推出一款差异化中端机型,但不会为扩大规模去做千元机。

他对“硬件不赚钱”这一提法的评论是:“扯淡。怎么可能?一个手机两千多块钱,硬件不赚钱试一下,一百万台就是几十个亿,硬件不赚钱?移动互联网值多少钱?一个用户一年顶多三四十块钱就不错了,那还只是流水”。他觉得至少在现在一两年,智能手机做不到硬件不赚钱,因为手机用户ARPU值就那么低。

但他并不否认未来智能手机不靠硬件赚钱的可能性,他觉得三到五年后,手机硬件不赚钱是有可能的,如果用服务从用户那里赚到一百到两百块,那硬件可以完全不赚钱。

结语

一加在2014年10月就已经宣布盈利(成立仅10个月),刘作虎在这次接受采访时,也多次讲到一加成立以来的发展“远远超过预期”。

这样的发展与上文讲到的不同之处很有关系。针对海外用户的不同喜好,预装不同于国内的ROM(此前的CM和现在的氧OS),一加是先行者,此举吸引了国外的Android爱好者,也吸引了国内的极客用户,在国内有名的开发者论坛V2EX搜索“一加”(须翻墙),便可得知原生ROM对国内极客用户的吸引力。

已经有其他国内厂商开始借鉴这一策略,据ZUK团队透露,ZUK手机在海外将与CM合作,但不确定是否直接预装CM。

沿用了MaterialDesign的氢OS目前仍处于内测阶段,对国内普通用户和极客人群的吸引仍有待时间检验。但喜欢MaterialDesign的可能不只有一加,据奇酷团队在一次内部交流会上透露,奇酷手机将搭载的360OS也将沿用MaterialDesign。360OS和氢OS一样,都是在AndroidL和MaterialDesign发布后才开始开发,没有历史包袱。

现在除了一加,越来越多的中国手机品牌开始在外媒上获得不错的评价,包括所有中国厂商都绕不过去的小米。

这便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残酷现状,友商们会不断相互分析,习得对方的不同技能,并迅速付诸实践,即使排除主动的借鉴,在某个时间节点,也可能有多家厂商作出相同决定、采用某种相同设计语言。

此前刘作虎对彭博社透露,一加在2015年出货量目标是300万到500万,2016年出货量目标是1000万。在他看来1000万台是个门槛,他曾说过:“在手机行业,肯定不可能一年只做二、三百万台,这是生存不下去的。但一年1000万台呢?这个数字不大,但也不小,1000万台,再加上几年积累下来的用户,你就能活得很好”。

跨过这个门槛的关键自然是一加2,这款新旗舰将与同在第3季度发布iPhone6S、小米5、奇酷等众多新机同台竞技。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2-14 04:2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