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柳传志:我是一个以“妥协”著称的人


企业的主人

1999年接受《中国企业家》的那次采访中,您谈到需要解决高科技员工的持股问题。当时的环境不允许您解决,但您还是把事干成了,公司也发展了,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
柳传志:如果我真的一直没提这个,会造成后患。只是当时人们还没有意识到。1993年时我就提出来关于分红权的问题,当时就分下去了,没有任何人有什么想法,谁都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用。就是当时真正能分到一定比例股份的这些人,没有意识到它的重要性,没有分到的年轻同事反而比较敏感,这些人是后来慢慢补上来的。
现在企业都讲愿景,当时没有解决持股问题,您怎么跟他们描述愿景呢?
柳传志:1997年定愿景的时候,是要做一个长久的、有规模的高科技企业,并不见得非要联系到每个人。对外边的人也许无所谓,对联想的管理层而言,要做到长久两个字就并不容易。那时候正在跟国外企业进行竞争,愿景提得更高,我真的怕办不到。能让企业活下来,而且能够有规模跟他们打,这在当时就很不容易了,所以我只敢提出这个,但是我们超额完成了。
联想的管理思想高度浓缩为建班子、定战略和带队伍这三要素,是什么事情触动了您在联想必须建班子?
柳传志:这些都是实践。跟国外产品竞争时,要有一个好的战略,但是战略的制定和执行要分开来做。如果没有几个人一起认真地研究分析,共同承担责任,全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其他人都听我的,这事是做不出来的。他们必须得跟我一样,把自己当成主人。一个好战略是怎么制定的,队伍是怎么带出来的,这得有一个班子。杨元庆并购IBMPC最后能成功,把国际团队的班子能建成,实际也是秉承了这个想法。
美国人是第一把手带了CFO、CTO几个人,他自己的权威特重,但是这个做法就打不过我们这样的做法。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比如像韦尔奇这种超强大脑,他真敢往深了问,问完你不听意见我就敢换你。那就是他,他懂。但是一旦他不在了,后面人就未必能顶上。而我同样做多元化,不用这个法子,因为我不是超强大脑。我使用投资控股的形式,每个人负责一块业务,即使我退下去了,每一块都还有自己的主人。
前年做农业,陈绍鹏进了联想控股执行委员会,这个决策是怎么做的?
柳传志:他来的时候就准备让他进执行委员会的。他在联想集团的位置已经非常高了,40多个副总裁里,他排在三四位。另外当年跟戴尔是一场非常艰苦的战斗,陈绍鹏的卓越表现我是亲眼看见的。当年戴尔在中国横扫千军,愣被我们打败。不把戴尔那仗打下来,我们没有资格去并购IBMPC。
绍鹏以前在联想集团就有独立管一块业务的强烈愿望,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个头脑很清楚知道怎么去做的人,他有这个能力。
联想的创业过程中,您处理过很多内部和外部的冲突,有些情况还很激烈。您处理冲突秉持的原则是什么?
柳传志:过去联想有个明确的条文,就是正手和副手如果发生无原则纠纷,这个部门的工作能达到七八十分以上,毫不犹豫就会把副手调走,不让这个冲突继续存在。但是对第一把手要给他记笔账,以后要观察他。现在整个公司的文化基本形成,一般不会让这种情况存在。我们提倡有话直说、好好说,第一把手不能够直接坦诚地跟副手提出你的意见,那你根本就没有资格来做第一把手。现在怕的是第一把手过于强势,压制了别人的积极性,这个问题可能是我们内部要好好研究的。

村镇银行财产保险汽车金融商业银行互联网化互联网+私募股权互联网+保险互联网+金融租赁互联网+证券互联网+普惠金融互联网+金融互联网+普惠金融智慧银行
如果他们俩发生无原则纠纷,部门得分是五六十,怎么办?
柳传志:五六十分那是另外一回事,不仅两个人都走,把班子都得换了,那倒比较好办了。如果对一个班子真的很不满意,即使他们不打架,那也该换第一把手。我们经常会有这种情况,就是某个部门跟不上形势,在务虚会上也会研究这种情况到底该怎么处理。
您眼中的商业天才是什么样的?
柳传志:马云就是个商业天才,王健林也是。他们都有很强的想象力,而且能赋予实现,这很不容易。BAT三家中的两家在国外多少有先例,马云的这种做法国外是没有先例的,是纯粹的一种商业模式创新。
您会后悔吗,如果晚生二十年,您可能赶上一个更大更好的商业机会?
柳传志:能这样就很不错了。我听高晓松说,他每看见管事佛和教堂都有心要参拜,但是不想再有任何祈求,他是觉得上天给的东西太多了,已经太幸福了。我也是这个感觉,我到庙里看见别人拜的时候,也会行注目礼,心里祝佛爷身体健康,只是这样,不会再有更多的祈求了。我已经太知足了。
回顾以前,您有过不愉快的时候吗?
柳传志:企业间的竞争不会让我感到烦恼,唯一引起我心中不太痛快的有两个事。一个是身体出现问题,1987年前后身体受到重创,老给我找毛病,那是有点讨厌;还有一个是政府有些不合理的做法压到你这儿,必须做出的妥协,心里是不舒服的。因为这两个你掌控不了,你也没办法,只能承受。除此之外的其它业务竞争,那都应该是愉快,打得赢是愉快,打不赢也是愉快。
但是在整个商界,您在处理政府关系上是企业家的楷模。
柳传志:那就是因为我知道不做改革的牺牲品,我要往前走,还不能死。有的人勇敢地往前走结果生存不下去,还有的想利用关系获利,这都是我不做的事。所以牢牢记住,有理想而不理想化。你要失去了理想,就会做无原则的事;如果理想化,那你就会死。因为有好多东西明明白白,那就是地雷,你不能愣往前闯,得绕着弯子走。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2-13 22:56:01